Archive for 五月, 2012

一國造的孽,卻要各國要承受?

此篇投書雖未獲得刊登,仍希望能講自己的一些想法分享給大家

近幾個月來常看新聞報導提到衛星或是太空望遠鏡即將從太空墜落,要世界各國的人小心。筆者相當訝異,各國對這樣警告竟然如此冷靜。筆者的疑問是,住在台灣的我們,為什麼要擔心被美國或是德國製造的太空垃圾砸中?這類太空垃圾掉落事件,總是強調被砸中的機率是幾千或是幾萬分之幾,要民眾不需要過度擔心。但若是真的有人被砸中呢?又有誰能付得起責任?
據筆者所知,在這樣高科技的時代,控制這些報廢的太空垃圾墜落在預定的地方絕非難事,而為什麼我們仍經常看到某些國家發布消息,要各國注意從太空墜落的大型垃圾?原因在於這些製造太空垃圾的國家不負責任的態度。許多國家為了物盡其用,不願意在衛星還能受控制之前就將其除役,非要用到不能控制的那一刻才放棄使用,結果造就了這樣不可控制的局面。其他無辜的國家除了祈禱不要被砸中以外,什麼事都不能做。這種自私的心態是不能一再容許的,既然太空發展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各國也應該共同制訂相關的太空管理政策,避免這樣的事情一再發生。我國聽到類似的訊息時也應該向製造太空垃圾的國家表示嚴重抗議,而不是默默的接受,好像我們應該承受這樣的風險。希望我國能帶頭表達抗議,別再讓這些自私的國家繼續做這些威脅我們生命的舉動。

迴響

填鴨式教育真的抑制創意性思考?

此篇投書雖未獲得刊登,仍希望能講自己的一些想法分享給大家

我國施行教改也有許多年了,最近又在推動十二年國教,在過去,各方學者總批評我國填鴨式的教育導致學生思考僵化,沒有創造性,導致學生在高中以下的表現較好,一旦到了大學或是研究所,表現就遠不如他國。這樣的老生常談真的是大學生或是研究生表現不如他國的原因?日本的教育方式很類似我國填鴨式教育法,但日本的學術成就卻遠超過我們,更別提還有本土培養出的諾貝爾獎得主。若是填鴨式教育會抑制創意和研究表現,日本為什麼做得到,我們卻做不到?許多大學之前在國內受教的學子,研究所只去國外進修沒幾年就發光發熱,難道國外的教育神奇到兩三年內就能讓受了十幾年填鴨式教育的學子突然變得具有創造力?顯然教育的方式不是主要的原因。

曾耳聞某位仍在美國任教的老師提到,他們提出研究計畫時,多數提供資金的單位會要求挑戰成功機率很低,一旦成功就會有重大突破的研究。例如某研究可改善現有技術一百倍,這種程度的研究根本引不起贊助單位的興趣,要能改善一萬倍以上才考慮。然而金費不是問題,失敗還是成功與否也不是第一考量。老師提到他們團隊一年的研究金費是一百萬美金,經常做個兩三年,燒了幾百萬美金後毫無成果。但是,一旦有成果,就是影響科學界的重大突破。
從此例子可得知,問題真正的關鍵是我國缺乏支持性的環境,而不是教育方式出了問題。任何創造性的想法若是沒有人支持你去做,終究只是空想。許多可能帶來重大突破的研究,往往需要大量資金和時間才辦的到。可怕的是,這類的研究或創意的想法,一百次中可能九十九次會失敗。我國提供資金的單位,無論是國家還是私人單位,若是告訴他們成功機率很小通常就沒人敢投資了。投資者害怕失敗,且不願意投入過多的金費,卻希望在短時間就能獲得一定的成果。在這樣的環境下,各研究單位會傾向執行成功率較高的研究以滿足投資者的需要,而這類研究的特性是投入的時間和金費成本都不高,成果通常也無影響力。如此一來,我國科研領域自然少有重大突破,創意的想法也沒太多實現的機會。筆者認為,真正該檢討的根本不是教育的方式,而是許多在上位者或是投資者不敢接受失敗,短視近利的心態。

迴響

拾金昧幾成?

原文轉自: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2/new/may/11/today-o9.htm

◎ 李銘杰

立法院法制委員會審查《民法》八○五條、八○五條之一的拾金不昧條款,欲將把請求報酬額度從不超過十分之三改成不超過十分之一。此外為了保護弱勢,若是失主是中低收入戶、接受急難救助或其他急迫情形者,拾得人不得請求報酬。

一個拾獲失物且願意無償歸還的民眾,無論請求報酬額度是十分之三還是十分之一,對這樣的人而言根本沒有差別,無論如何他都會選擇無條件歸還,故此法條並非為了這類民眾設計。

拾金不昧的條款是針對一群本來不願意歸還失物,企圖侵占的人所設計。十分之三的額度可讓這群民眾在心中產生倫理抉擇,而此群民眾中某部分的人,會因為仍有一定程度的好處而選擇歸還,此法條因此達到了目的。

當然過高的額度也不合理,所以十分之三算是一個可接受的範圍,更何況這只是最高的限制,並非此類的人都會要求到十分之三的報酬。如今修法改成十分之一,導致選擇侵占的民眾中更少比例的人願意歸還。而部分的失主,本來頂多損失十分之三,如今卻損了百分之百。這難道是修法所願見到的結果?

此外,修法中還提到了保護弱勢的條文,這條文更令人匪夷所思。也就是法條認定,失主若不是弱勢者,就活該被要求十分之一額度的報酬嗎?弱勢者有拿回全部失物的權益,而非弱勢者就沒有,這樣的修法實在不可思議。 (作者為台大職衛所博士生)

迴響

total of 521785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