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13

面對狂犬病 擬訂防疫指南才是上策

原文轉載自: http://www.nsc.gov.tw/scitechvista/zh-tw/Feature/C/0/1/10/1/496.htm
李銘杰 | 特約文字編輯
在台灣,隨處可見的流浪動物不僅有傳播狂犬病的疑慮,也可能會帶來其他感染疾病,政府應負起管理流浪動物的責任。(圖片來源:李銘杰)

在台灣,隨處可見的流浪動物不僅有傳播狂犬病的疑慮,也可能會帶來其他感染疾病,政府應負起管理流浪動物的責任。(圖片來源:李銘杰)

治癒率很低

1975年7月8日,《倫敦時報》刊載了一篇報導,一位名為華恩.英厄姆(Walwynne Ingham)的男性和一隻流浪狗接觸時,不慎被咬到嘴唇。由於傷口並不嚴重,醫師也認為沒有感染狂犬病的風險,當事人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兩個月後,華恩.英厄姆(Walwynne Ingham)覺得自己容易情緒激動,而後出現無法吞嚥水的狀況,要泡澡時,看到水竟然會感到恐慌,甚至出現歇斯底里的反應。他的妻子迅速將他送醫,但已經回天乏術。

以上的真實案例透露了狂犬病的典型病徵。狂犬病是由狂犬病病毒引起的一種急性病毒性腦脊髓炎,潛伏期短則10天,長則超過6個月,一般人很容易忽略受到感染。

狂犬病一旦出現如恐水、肌肉抽搐等症狀,幾乎難逃一死,歷史上只有少數人可以在感染後存活,最有名的案例發生在美國威斯康辛州。一位名為吉娜.吉斯(Jeanna Giese)的女性,2004年時被蝙蝠咬傷,感染到狂犬病。醫療團隊用K他命讓她陷入昏睡,再輔以藥物醫治,76天後竟然奇蹟似地存活下來。

吉娜.吉斯(Jeanna Giese)成為歷史上第1個未接受狂犬病疫苗注射,發病後卻能存活下來的案例。但遺憾的是,這樣的特殊治療方法運用在其他狂犬病病患身上並不如預期,治癒率約只有8%。

狂犬病雖然有犬字,但感染的目標族群卻不限於狗。哺乳動物中,靈長目、食肉目、翼手目等都是感染狂犬病的危險族群,齧齒目動物則較少感染。最常見帶有狂犬病病毒的動物是狗、貓和蝙蝠。國外常見到被蝙蝠咬傷後感染狂犬病的案例,台灣則未曾發生過。

人類感染狂犬病的案例中,幼童占了30~50%,主因是幼童被感染狂犬病的動物咬傷後,通常難以查覺,易錯失最佳疫苗接種時間。

野生動物帶來威脅

中興大學獸醫學系特聘教授張天傑提到,許多疾病本來沒有機會傳染給人類,但有些人喜歡將野生動物帶回家裡飼養,或是將家中寵物帶入深山地區,而意外將不明的傳染病帶回人類居住的地區,引發疾病大流行。

這次台灣發生的狂犬病也是一個例子。本來在鼬獾之間傳染的狂犬病病毒,如果人類不去刻意侵入野生動物活動範圍,病毒也不會這麼輕易地就被帶到人類生活的區域。

有些民眾誤以為所有狗和貓都是危險的動物,事實上只要不隨意接觸其他野生或是流浪的動物,不需過於擔慮家裡養的寵物會感染狂犬病。

事後防護可抑止發病

狂犬病感染的目標是神經系統細胞,最後會侵入中樞神經系統,所以感染的位置離腦部越遠,理論上潛伏期就會越長。當然個體之間還是有差異,感染的病毒量也和病程發展有關。無論如何,人類如果被帶有狂犬病病毒的動物咬傷後,並不會立即產生症狀,故咬傷後再到醫院接種疫苗,就可以避免感染。像這樣事後才注射疫苗的行為,稱作暴露後的防護。

除非有職業上有風險,例如第一線的防疫人員,或是實驗室狂犬病病毒研究人員,否則人類沒有必要預先施打狂犬病疫苗。正因如此,張教授認為民眾不必過於恐慌,只要適時的注射疫苗即可有效降低感染風險。

狗和貓應全面施打疫苗

目前政府最重要的工作應該是對所有狗和貓施打狂犬病疫苗,且施打疫苗的貓狗應該要有明顯的標示,讓民眾一眼就可以辨識。

最近狂犬病的議題讓民眾不信任街上的流浪貓狗,甚至不信任自己或是鄰居所飼養的貓狗,有些店家還貼出告示,禁止顧客攜帶貓狗入內,以免傳染狂犬病。若是全面對貓狗施打狂犬疫苗,可避免這類不必要的恐慌。

動物福利和防疫的衝突

張教授語重心長地談到,防疫的工作和動物福利保護經常會產生衝突。例如,美國《堪薩斯州狂犬病控制指南》就提到,所有流浪的貓狗若是咬人,就必須立即接受安樂死,但此舉可能違反動物福利保護的宗旨。

張教授認為,政府和動物福利保護團體必須共同研究狂犬病的防疫策略,在兼顧動物福利和人類安全的前提下,提出一套完整的標準防疫流程,爾後碰到狂犬病感染案例時即嚴格遵照標準流程處理,不能有異議,否則防疫工作將無法推行。

從源頭管制流浪貓狗

張教授另外還提到政府應該藉此次機會擬訂政策,努力控制流浪貓狗的數量。

我國過多的流浪貓狗也是此次狂犬病疫情引起大眾恐慌的原因。流浪貓狗所帶來的問題不僅僅是狂犬病,還有其他的傳染病也會透過流浪貓狗傳播。藉由此次機會,政府應該積極提出流浪貓狗的管理政策,而不是等到下一次出事時再來補救。

張教授指出,目前政府的角色像是消防隊,每當火災發生時,政府才出面去撲滅火勢,結果三天兩頭就有火災發生,政府光是救火都來不及了。正確的作法應該是要做好防火的準備,而不是等到火災發生時才開始行動,這跟預防醫學的概念是一樣的。預防永遠勝過治療,而教育則是防疫工作是否能成功的關鍵,民眾對於這些議題不夠了解,才會隨意丟棄貓狗,或是撲殺無辜的貓狗,不僅沒有解決問題,還惡化了現況。

避免重蹈覆轍

我國從民國48年起就不再有人感染狂犬病的病例,民國50年後未再出現動物的病例,至今已五十多年。但政府卻沒有把握機會,在狂犬病尚未再度興起前預先擬訂詳細的疫情處理原則,才會在狂犬病再度爆發時引起社會恐慌。

美國也是狂犬病疫區,但美國的民眾並沒因為狂犬病問題而感到不安,這就是因為美國有擬訂詳細的狂犬病處理指導原則,政府和民眾都知道該如何因應。由於無法立即見到效果,許多機關不太願意把錢花在預防措施上,然而一旦發生事情,損失的往往遠高於預防所需要花費的成本,得不償失。

張教授最後強調,政府應該以此次狂犬病疫情作為借鏡,對於其他尚未發生的傳染疾病預先擬訂相關因應措施,避免類似的事情一再重演。

張天傑教授認為應以此次狂犬病的再度發生為戒,對於各種傳染疾病應預先擬訂相關因應措施,才不會在發生時引起社會的恐慌。(圖片來源:李銘杰)

張天傑教授認為應以此次狂犬病的再度發生為戒,對於各種傳染疾病應預先擬訂相關因應措施,才不會在發生時引起社會的恐慌。(圖片來源:李銘杰)
飼養的貓狗若沒有接觸野生動物,並不會感染狂犬病,棄養這些寵物反而會增加防疫的困難。若能預先帶貓狗接種狂犬病疫苗,更可大幅降低感染風險。(圖片來源:李銘杰)

飼養的貓狗若沒有接觸野生動物,並不會感染狂犬病,棄養這些寵物反而會增加防疫的困難。若能預先帶貓狗接種狂犬病疫苗,更可大幅降低感染風險。(圖片來源:李銘杰)
國外兒童狂犬病案例多為蝙蝠咬到所引起,因此若見到不明咬痕或是嬰兒單獨在房間內,且房間內同時有蝙蝠時,應特別注意感染狂犬病的風險。(圖片來源:李銘杰)

國外兒童狂犬病案例多為蝙蝠咬到所引起,因此若見到不明咬痕或是嬰兒單獨在房間內,且房間內同時有蝙蝠時,應特別注意感染狂犬病的風險。(圖片來源:李銘杰)

迴響

博士失業率報導失真

同步刊登於: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aug/4/today-o10.htm

◎ 李銘杰

前陣子壹週刊談到博士生將大量畢業,失業率高達九成五,此數據過於失真。

首先,博士不一定只能從事博士職缺的工作,直接以博士職缺三四二名和六八三二名博士換算,太過於粗糙。難道所有工作條件都寫大專畢業,碩博士的失業率就是一○○%?

其次,不同領域的博士就業率也有極大的差別,全部混為一談也有失公允。即便退一步而言,博士級的職缺也肯定不只三四二名,例如國科會、中研院、各研究機構所開出的博士後職缺,也有許多未被列入計算的範圍;光是國科會,每年就開出上千個博士後職缺,怎麼可能只有三四二名,更別提許多博士生早就有專職的工作。以筆者就讀的研究所為例,所上超過一半的博士生是以在職的身分就讀,而這些早已有工作的博士生,在計算過程中也未被扣除。

近年來,新聞誇張的報導方式確實影響了博士班報名人數,但就學人數並沒有顯著下降,原因在於各校博士班招生人數過多。以母校台大為例,每年約招收一千名博士生,報名人數年年降,錄取的人數還是差不多一千名。筆者呼籲應限縮博士班招生人數,才能解決博士過剩的問題。

(作者為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博士生)

迴響

【讀者投書】李銘杰:器官捐贈應重視自主意願

同步刊登於: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364

作者: 李銘杰

最近周大觀文教基金會透過媒體表示,三年來有二十位血癌病童經骨髓資料庫配對成功卻等不到捐髓人,已有十九人抱憾而逝。這不是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第一次透過媒體宣傳此類訊息,去年周大觀文教基金會也曾透過媒體表示,一名八歲的女孩罹患急性淋巴白血病,在配對到可能的潛在捐贈者後,潛在捐贈者卻反悔,使家屬相當難受。當時的新聞亦指出已有十七名癌童因潛在捐贈者反悔而喪命。筆者認為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宣傳這樣的訊息並不妥。

器官捐贈涉及的倫理議題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尊重自主原則。器官捐贈前,潛在的捐贈者必須了解器官捐贈可能的利弊,並在出於自主意志,且未受到外界威脅或壓力的前提下,決定捐贈自己的器官。若是反悔,潛在捐贈者可隨時撤銷當初的決定,唯有如此,才能確保潛在捐贈者是出於自主意願。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最近透露的訊息,無形中將孩童喪命的責任歸屬至反悔的潛在捐贈者,這些潛在捐贈者因而承受輿論壓力,已侵犯了捐贈者自主意願。而其他潛在捐贈者接受此類訊息後,可能因為良心譴責或是輿論壓力下做出違反自主意願之決定,不合乎器官捐贈倫理。

有人認為最後一刻才反悔的潛在捐贈者行為不可取,筆者也持反對意見。這些潛在捐贈者之所以會反悔,可能是因為捐贈前的知情同意過程有瑕疵,可能是潛在捐贈者所接受的資訊有所不足,也可能是因為遭人施壓,使當時的決定非出於完全自主意願,將責任全部推到潛在捐贈者身上並不合理。該檢討是捐贈前的知情同意流程,是否有找到真正有意願的潛在捐贈者,而非以寬鬆的標準找了許多潛在捐贈者,事後卻將責任歸屬至這些人。

筆者很肯定周大觀文教基金會過去為癌童所做的努力,但對於這類有違器官捐贈倫理的訊息,希望該基金會應該更加小心謹慎才是。

(作者為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博士生)

迴響

風險應考量是否能選擇

同步刊登於: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0424/196372.htm

李銘杰

近年來公共衛生和環保意識抬頭,諸如瘦肉精、三聚氰胺、塑化劑、石化廠或核電廠的建置都引發不小的爭論。有趣的是,筆者發現這些議題的支持者最常使用的理由即是,比起抽菸和飲酒,核電廠、石化廠的建置或瘦肉精、三聚氰胺、塑化劑所帶來的風險遠比抽菸飲酒還低,藉此凸顯大眾的矛盾,好像民眾、環保團體或公衛專業人士等,反對這些事項是基於民粹。這樣的評論經常出自於我們的政府,甚至部分的專家學者。筆者認為這些人完全忽略了一個重要的關鍵,也就是風險能否選擇問題。

民眾之所以對這些議題有較大的反對情緒,原因是出在無法選擇。風險本來就有相當程度的個人主觀,有些人天生願意冒風險,有些人則傾向保守,沒有對錯,只是選擇的問題。然而近來的重大政策,共同特性是一旦決定,就會有一部分的民眾被迫要接受這樣的風險,無從選擇。瘦肉精議題,雖然政府掛保證民眾可以選擇購買沒有瘦肉精的牛肉,但從過去的經驗不難發現,政府的保證往往無法兌現,民眾仍舊不知道自己食入牛肉究竟有沒有瘦肉精。

核電廠或是石化廠的建置更是如此,靠近核電廠或是石化廠的民眾,有些人願意接受這類的風險,興建與否就不會違背他們選擇。但別忘了尚有一群人不願意接受這樣的風險,一旦興建了核電廠或是石化廠,這些不願意冒險的民眾,就被迫接受此類風險。這跟抽菸、飲酒完全不同,只要我們覺得抽菸或飲酒的風險過高,我們可以選擇不抽菸、不飲酒。甚至可以覺得飲酒風險小而願意飲酒,但卻覺得抽菸的風險大而拒絕抽菸,不管如何,都是建立在個人選擇的前提下而自願承擔風險,那與無法選擇的風險是完全不同的情況。筆者認為,政府或是其他專家,不應該再誤用抽菸飲酒等風險較高的論述,企圖混淆一般大眾視聽。

作者李銘杰,臺大職衛所博士生 / 政大法科所碩士生。

迴響

total of 527144 vis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