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新聞媒體投稿

【即時論壇】用重罰取代訴訟

原文刊載於: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31017/276719/1/

作者:李銘杰(台大職衛所博士生/政大法科所研究生)

塑化劑事件判決出爐,法院判廠商賠償的金額遠低於一般人想像,引起一陣撻伐。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消費者是否是因為喝了摻有塑化劑飲料才產生疾病,這部分難以證明。在過去,這類毒物造成身體健康受損的官司,也常因為因果關係的舉證困難,受害者因而敗訴,或是無法獲得應有的賠償。

疾病是環境、基因與生活型態所共同造成的,現在的科學技術仍無法確切的指出,當一個人健康受損時,哪一個部份才是主要的致病原因。更別提許多毒物導致健康受損的官司,甚至連健康損害都還沒有出現。但許多科學證據也告訴我們,即使現在沒有看到健康損害,也不代表以後就沒有,毒物所造成的損害常常需要時間的累積才會出現。正因如此,廠商沒有理由不替其不法的行為負損害賠償的責任。

筆者認為,這類的案件不應該等到事情發生後,才以訴訟的方式爭取賠償。因為一旦進入訴訟程序,就勢必會碰到因果關係舉證困難的問題,最終受害的消費者常無法獲得應有的賠償。筆者認為,這類的案件應該在發生時就要處以重罰,例如廠商只要添加法定不允許添加的有毒物質,就以其銷售的數量評估受害消費者的人數,處以相對應的重額罰鍰。而所獲得的罰鍰就作為受害者的賠償金,只要曾購買此類產品,就能獲得賠償,不必再進入司法程序。如此一來才能夠最低限度的保障消費者的利益。

迴響

博士失業率報導失真

同步刊登於: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aug/4/today-o10.htm

◎ 李銘杰

前陣子壹週刊談到博士生將大量畢業,失業率高達九成五,此數據過於失真。

首先,博士不一定只能從事博士職缺的工作,直接以博士職缺三四二名和六八三二名博士換算,太過於粗糙。難道所有工作條件都寫大專畢業,碩博士的失業率就是一○○%?

其次,不同領域的博士就業率也有極大的差別,全部混為一談也有失公允。即便退一步而言,博士級的職缺也肯定不只三四二名,例如國科會、中研院、各研究機構所開出的博士後職缺,也有許多未被列入計算的範圍;光是國科會,每年就開出上千個博士後職缺,怎麼可能只有三四二名,更別提許多博士生早就有專職的工作。以筆者就讀的研究所為例,所上超過一半的博士生是以在職的身分就讀,而這些早已有工作的博士生,在計算過程中也未被扣除。

近年來,新聞誇張的報導方式確實影響了博士班報名人數,但就學人數並沒有顯著下降,原因在於各校博士班招生人數過多。以母校台大為例,每年約招收一千名博士生,報名人數年年降,錄取的人數還是差不多一千名。筆者呼籲應限縮博士班招生人數,才能解決博士過剩的問題。

(作者為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博士生)

迴響

【讀者投書】李銘杰:器官捐贈應重視自主意願

同步刊登於: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52/article/364

作者: 李銘杰

最近周大觀文教基金會透過媒體表示,三年來有二十位血癌病童經骨髓資料庫配對成功卻等不到捐髓人,已有十九人抱憾而逝。這不是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第一次透過媒體宣傳此類訊息,去年周大觀文教基金會也曾透過媒體表示,一名八歲的女孩罹患急性淋巴白血病,在配對到可能的潛在捐贈者後,潛在捐贈者卻反悔,使家屬相當難受。當時的新聞亦指出已有十七名癌童因潛在捐贈者反悔而喪命。筆者認為周大觀文教基金會宣傳這樣的訊息並不妥。

器官捐贈涉及的倫理議題中,最重要的部分是尊重自主原則。器官捐贈前,潛在的捐贈者必須了解器官捐贈可能的利弊,並在出於自主意志,且未受到外界威脅或壓力的前提下,決定捐贈自己的器官。若是反悔,潛在捐贈者可隨時撤銷當初的決定,唯有如此,才能確保潛在捐贈者是出於自主意願。

周大觀文教基金會最近透露的訊息,無形中將孩童喪命的責任歸屬至反悔的潛在捐贈者,這些潛在捐贈者因而承受輿論壓力,已侵犯了捐贈者自主意願。而其他潛在捐贈者接受此類訊息後,可能因為良心譴責或是輿論壓力下做出違反自主意願之決定,不合乎器官捐贈倫理。

有人認為最後一刻才反悔的潛在捐贈者行為不可取,筆者也持反對意見。這些潛在捐贈者之所以會反悔,可能是因為捐贈前的知情同意過程有瑕疵,可能是潛在捐贈者所接受的資訊有所不足,也可能是因為遭人施壓,使當時的決定非出於完全自主意願,將責任全部推到潛在捐贈者身上並不合理。該檢討是捐贈前的知情同意流程,是否有找到真正有意願的潛在捐贈者,而非以寬鬆的標準找了許多潛在捐贈者,事後卻將責任歸屬至這些人。

筆者很肯定周大觀文教基金會過去為癌童所做的努力,但對於這類有違器官捐贈倫理的訊息,希望該基金會應該更加小心謹慎才是。

(作者為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博士生)

迴響

風險應考量是否能選擇

同步刊登於:http://www.ettoday.net/news/20130424/196372.htm

李銘杰

近年來公共衛生和環保意識抬頭,諸如瘦肉精、三聚氰胺、塑化劑、石化廠或核電廠的建置都引發不小的爭論。有趣的是,筆者發現這些議題的支持者最常使用的理由即是,比起抽菸和飲酒,核電廠、石化廠的建置或瘦肉精、三聚氰胺、塑化劑所帶來的風險遠比抽菸飲酒還低,藉此凸顯大眾的矛盾,好像民眾、環保團體或公衛專業人士等,反對這些事項是基於民粹。這樣的評論經常出自於我們的政府,甚至部分的專家學者。筆者認為這些人完全忽略了一個重要的關鍵,也就是風險能否選擇問題。

民眾之所以對這些議題有較大的反對情緒,原因是出在無法選擇。風險本來就有相當程度的個人主觀,有些人天生願意冒風險,有些人則傾向保守,沒有對錯,只是選擇的問題。然而近來的重大政策,共同特性是一旦決定,就會有一部分的民眾被迫要接受這樣的風險,無從選擇。瘦肉精議題,雖然政府掛保證民眾可以選擇購買沒有瘦肉精的牛肉,但從過去的經驗不難發現,政府的保證往往無法兌現,民眾仍舊不知道自己食入牛肉究竟有沒有瘦肉精。

核電廠或是石化廠的建置更是如此,靠近核電廠或是石化廠的民眾,有些人願意接受這類的風險,興建與否就不會違背他們選擇。但別忘了尚有一群人不願意接受這樣的風險,一旦興建了核電廠或是石化廠,這些不願意冒險的民眾,就被迫接受此類風險。這跟抽菸、飲酒完全不同,只要我們覺得抽菸或飲酒的風險過高,我們可以選擇不抽菸、不飲酒。甚至可以覺得飲酒風險小而願意飲酒,但卻覺得抽菸的風險大而拒絕抽菸,不管如何,都是建立在個人選擇的前提下而自願承擔風險,那與無法選擇的風險是完全不同的情況。筆者認為,政府或是其他專家,不應該再誤用抽菸飲酒等風險較高的論述,企圖混淆一般大眾視聽。

作者李銘杰,臺大職衛所博士生 / 政大法科所碩士生。

迴響

苦苦求學求學苦

同步刊登於: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mar/23/today-o2.htm

◎ 李銘杰

近日麵包師傅吳寶春申請國內知名大學EMBA失利,引起廣泛討論。輿論大多認為國內學制僵化,導致國內痛失人才,筆者則有不同看法。

一般而言,四年制的大學教育會期望學生掌握該領域的基礎與部分進階知識,老師所教授的內容,以公認較無爭議的知識為主;碩士班則期望學生運用大學四年的基礎進行研究,並嘗試挑戰過去所學的內容,多半不會要求碩士班學生能有新的突破,但至少要學會如何從事研究和挑戰舊有知識;博士班則要求一定要有新的突破,這種突破可以是推翻過去的知識,或是基於過去的知識而產生的新發現。

EMBA是屬於碩士學制,目前國內的研究所皆要撰寫論文才可畢業,且課程內容鮮少會著墨在基礎學科的教學上。吳先生若是直接接觸這些課程,相對於已有一定基礎的大學畢業生而言,會相當辛苦,更別提還要從事相關研究、撰寫論文。筆者認為,若要學習管理知識,從四年制的大學課程內容開始入門是比較扎實的做法,甚至有必要,高中部分基礎知識,也必須重新學習。這並非是一個僵化的做法,而是一個知識成長必經的過程,也唯有如此,才能扎實學好一套知識。

筆者認為,大學的入學方式或許還有檢討空間,但是研究所的目的大多以學術研究為主,與大學傳授各學科基礎知識的目的並不相同,限制大學學歷門檻確實有它的道理。筆者並不反對日後修正EMBA入學門檻,但真要如此,也應該同步調整EMBA的教學目標與課程內容,而非僅僅是更改入學資格而已。否則學生組成背景差異太大,卻仍以過去那一套進行教學,學生無所適從,只會帶來更多的問題。

(作者為台大職衛所博士生、政大法科所碩士生 )

迴響

total of 527140 visits